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 正文

重庆商场金价“惊现”一致(组图)

2021-11-24 

  但这两天,一则消息让抢金者有些揪心:包括上海老凤祥、老庙等在内的多家上海金店正被国家发改委调查,主要针对老凤祥等上海金店通过“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”平台,垄断上海黄金饰品零售价格。

  然而,对于重庆的消费者来说,重庆金价是否也存在类似情况?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。

  在上海被“垄断”调查的老庙和老凤祥这些知名的老字号金店,是记者最先调查的对象。据了解,老庙、老凤祥等金店早已在重庆扎根。

  老庙金店,位于解放碑。前天,记者现场看到,该金店标示出的金价为千足金首饰摆件350元,而上海的老庙金价为357。相比之下重庆要低7元。

  老庙一位柜台销售人员表示,在重庆销售的价格和上海的确不一样,“除了黄金交易市场上的黄金价格之外,还会根据重庆的具体情况来制定销售价格。当然也有品牌的原因。”

  在调查中,记者发现,重庆解放碑各家金店之间的价格也是有所区别的,比如千足金首饰、摆件,最低的是重庆金店336元每克,最高的是周大福351元每克;千足金的金条、金章,最低重庆金店336元每克,最高老庙银楼350元每克,老凤祥的千足金皆是340元每克,不分首饰、摆件或者金条、金章。

  不过,记者调查中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部分商场不同品牌之间的金店出现了“统一”。

  昨天,在杨家坪、南坪、江北的同属一家旗下的商场内记者都发现,黄金品牌都是一个价,无论是周大福这种全国性品牌,还是一些在该商场销售的地方品牌黄金,金价都是354元/克。

  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这并不是偶然现象,一致的价格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。但是就在该商场周边不远的金店,价格却低廉得多。

  消费者兰女士说,以前这些商场的价格并不一样。“我记得春节的时候,这里的每个品牌价格都不一样。”

  “即便是每个品牌的黄金进价一样,但运营成本、工资、广告、商场租金这些都不一样,为什么售价会一样呢?”对于这一问题,销售人员表示,他们也不清楚。

  重庆金店一位负责人表示,一些大的黄金品牌因为其吞吐量大,已经成为行业内的标杆,很多小品牌在定价时就会参照大品牌的金价,再结合市场情况作出适当的调整,“此外,还要看企业对利润的看重程度”。

  记者采访中发现,每个金店对金价构成的说法都差不多,“国际金价或上海金价”、“加上成本”、“适当的利润”……

  现在国际金价为264元每克,而各店基本都加了将近100元,其中加的这100元是由什么构成的呢?

  当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各店店员都表示不清楚,而周大福经理则说,增加的部分为成本费,如广告费、工资等,具体构成则涉及公司机密,不方便透露。

  周大福一位销售人员说,在金饰定价方面,国际金价是主要参考,再以原材料成本及设计、工艺等营运成本,作出合理定价。但具体如何构成,该销售人员表示,价格由总公司定,具体比例不清楚。

  “金店金饰的挂牌价包括基础金价、加工费、消费税、品牌价值。”重庆金店一位负责人介绍,除此之外,金饰品价格还涉及到特殊费用“工费”。

  记者发现,就周大福是按件计工费,小到几十元,大到八九百。而其他几家店都是按重量计工费。其中,重庆金店最为便宜,为5元每克;重百首饰和老庙银楼皆为15元每克;老凤祥则有两种计工费的方式,足金摆件为35元每克,而普通黄金饰品则便宜许多,为15元每克。

  重庆金银珠宝协会认为,由于重庆黄金市场没有紧密的同盟关系,因此市场相对稳定,即便有乱象,也是个别行为,“与价格相比,消费者更看重的是黄金的质量和成色。”

  老凤祥、周大福、周生生等品牌表示,该店销售的金价是全国统一制定的,重庆与上海之间并不存在价格差。

  包括老凤祥、老庙黄金等在内的多家上海金店,利用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这一平台,制定了《上海黄金饰品行业黄金、铂金饰品价格自律实施细则》,当中规定上海多家金店对黄金、铂金产品定价时,较协会订下的“中间价”,分别不可超出正负2%~3%。

  据称,老庙和老凤祥等多家金店已向上海市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递交《自认报告》,承认“企业之间相互串通统一价格损害消费者权益”。

  周大福方面昨日给记者发来一封声明,在该声明中,周大福声称,该公司有一套自定义的产品定价机制,未受任何协会或同行的制约或限制,本公司的金饰产品在全国各地的价格均一,并不存在地区性分别。

  “是否属于价格垄断由发改委确定。”重庆消费者协会一位负责人表示,重庆消协对上海方面的调查结果高度关注,如果最终确定为垄断,那么重庆消费者也应该受到了损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