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简介 > 正文

杭州金鱼世家传人姚兴发老人写了本书 他想让书问世

2021-11-23 

  昨天,网友“姚村村”发了一条新浪微博:90余岁的杭州金鱼文化传承人,得了重病,医生判他三个月时间。每提及金鱼,依旧眼眸发亮。相握苍老双手,却不似前度有力。杭州动物园金鱼馆金鱼,系出其家。4儿1女,各有所成,无一人以金鱼为业。小学未卒业,却娟秀小楷手稿,详写每一品种如何育成,然尚无出版社愿意付梓印刷。

  “勾乘山应民吾”感慨:杭州动物园的金鱼的确品种繁多珍奇,原来是这位老人培育的。

  “浩洋空间”说出了心里的难过:原本因为热爱而坚守,却要以短暂三个月脆弱的生命承载传承的重任,命运面前我们都如此渺小,无论是人的生命还是文化的传承,我们是否只有期待奇迹?

  这位杭州金鱼世家传人、中国金鱼养殖大师级人物,就是今年已经91岁高龄的姚兴发老人。

  当时,日本三重大学宣布培育出能看见内脏和血液的“透明金鱼”。姚老说,不稀奇,民国时他的母亲就培育出透明金鱼了,当年取名为玻璃金鱼。因其和某种鱼杂交就会繁殖某种鱼花色的后代,姚老经常用玻璃金鱼做培育新品种的中间环节(快报2010年2月4日08版报道)。

  主治医生吴主任说,请大家放心,姚老住院都不止“三个月”了。这几个月来,他做了一次放置胆管支架手术,又做了25次局部精确放射治疗,老人身体底子不错,性格也很坚强,目前病情已经好转,肿块基本消退,再中西医结合治疗半个月,就可以出院了。

  杭州是金鱼家化(人工)养殖的发源地,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中期,杭州金鱼称霸全国,享誉世界。1954年,周恩来总理送给印度总理尼赫鲁65岁寿辰国礼中的100对金鱼,均由杭州选送。

  南姚北徐,中国金鱼养殖的两大流派南姚,杭州姚家;北徐,北京徐家。

  姚老这本书,是他在30多年前手写的两本厚厚稿纸,名叫《金鱼的经营性饲养杭州姚家祖传》。

  由两个部分组成,一部分是金鱼的来源与品种,还有一部分是杭州姚家祖传养鱼秘技。

  钢笔字誊写得细密而认真,手绘的“金鱼系统图”,字虽小,却很明晰。其中果然有“玻璃文鱼”,边上标注着一个“民”,表示这是民国时期培育出来的品种。

  当年,杭州动物园特别重视金鱼。“动物园一年的开支一万八左右,都从我们卖金鱼的钱里出来。而且好的品种还都是不卖的”。

  当年毛主席、周总理、贺龙、陈毅、宋庆龄等国家领导人,都到杭州动物园来看过金鱼。全国各地、世界各国,经常有人来动物园参观、学习、买鱼种。

  动物园对养金鱼要求很严,最严时,一年规定要做出10个新品种,这样几年下来,杭州动物园的金鱼名扬世界。彩色蛋凤、龙背灯泡眼、凤尾珍珠、翻鳃、绒球、紫色红头、狮子头、玛瑙眼、王字虎头、虎头龙背、虎头龙睛、玉印头

  “最出名、最名贵的,是我姚家的传家金鱼品种朱顶紫罗袍。”姚老眯着眼睛,陷入回忆。

  “品相最好的那条朱顶紫罗袍,有个绰号叫娃娃鱼。面孔像个笑嘻嘻的小娃娃,有眉毛、有眼睛、有嘴巴!这条鱼我养了12年,养得有茶杯口这么大。大家都喜欢它,中央领导人到杭州来,也要看它!”

  朱顶紫罗袍问世后,轰动全国,金鱼爱好者们个个都想培育出朱顶紫罗袍,但都没成功(朱顶紫罗袍具有新品种特征的子一代仅约0.2%,成长后正品就更少了)。姚兴发团队后来又选育了二三十条,只有几条长大后育成纯种朱顶紫罗袍。“再后来,就绝种了,没有人再养出来啦!”

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是杭州民间养鱼的鼎盛时期,民间养鱼的起码400多户。养出的精品鱼一个是走外贸,省市都有进出口公司收购;还有一个是外省收购,每年一到10月份,全国各地的鱼贩子都跑来杭州“抢”好鱼。不少杭州人靠养金鱼成了万元户。

 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,外贸体制有了变化,省市进出口公司都不做金鱼了,这对杭州金鱼市场冲击很大。

  而外地,以前从杭州引种过去的,在当地政府扶植下,发展非常快。这几年,反而是杭州要跑到福建和江苏淘鱼种。

  拿吴山花鸟城地下一楼的鱼市来说。卖金鱼的约有三四十家,品种都很平常,大部分是10厘米以内的小鱼,体长十六七厘米的,已经算大鱼了。售价5毛至几十元。

  “我这一辈子,手里头发明的金鱼,至少有180多个品种。现在大多数灭绝了。现在流行的什么日本兰寿、琉金,我们杭州都曾经有过。再把这些品种搞出来,没有30年不要想的。”

  “我不记得我有多少徒弟。一批批人来拜师,全国各地组织来的,到我们这里统一学习,一般是学一年回家,到了年尾,我还要给他们考试,通过了才能走,通不过的要继续学。”

  杭州金鱼天下闻名,连“北京徐”的传人李春生,也千里迢迢跑到杭州来拜师。姚老爽快地收下了这个弟子,还把家传的养鱼技术倾囊相授。李春生现在是北京地区观赏鱼的养殖大户。

  1977年从动物园退休后,姚老被当时的市花木公司金鱼场返聘,继续培育金鱼,又推出一大批新品种。之后,又去萧山、乔司,指点过几家养殖大户。

  “现在我惟一的愿望,就是希望将我写的这本《金鱼的经营性饲养》正式出版。姚家世代养金鱼的经验,我一辈子培育新品种的心得,都在里面了。但愿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它问世。”